当前位置:首页 » 散文随笔 » 正文

我只有一支烟了,可还要撑一夜

577 人参与  2018年01月11日 16:43  分类 : 散文随笔  点这评论

46.jpg

首先我要说,我是个完全不懂音乐的人。

但是这不妨碍我像个吃瓜群众一样去感受音乐。

喜欢民谣的人,大多第一时间会想起赵雷、马頔、宋冬野、李宗盛,可我初次对民谣产生感觉,是2014年在某声音节目上看见张婧懿,听到她唱了一首《玫瑰》。

你说你想在海边买一所房子

和你可爱的松狮一起住在那里

你会当一个心情杂货铺的老板娘

随着心情卖着自己喜欢的东西

那时候我甚至并不知道,那就是民谣。只是对那种类型的歌曲,对喜爱那种歌曲的歌手们,产生了兴趣。

虽然《玫瑰》没能让她得到导师的转身,但是凭着网友对于这首歌现场演绎的喜爱,张婧懿赢得了一次复活赛的资格。再次开口,一首《斑马斑马》为她赢得了齐秦和汪峰的转身。

虽然因为种种原因,张婧懿没能在节目里拿到好的成绩,但是不得不说,即使我这种完全不懂音乐的人,都能够在她的声音里听到故事,这足以让人惊喜。

斑马斑马 你会记得我吗

我是强说着愁的孩子啊

斑马斑马 你会记得我吗

我只是个匆忙的旅人啊

斑马斑马 你睡吧睡吧

我要卖掉我的房子

浪迹天涯

从那之后,我的手机多了很多民谣,有时候会不知不觉单曲循环一整天。在众多流行音乐争锋的今天,民谣就像是一股清流,它就在那儿,仿佛置身事外,可它表达出的情感却又那么真诚炽热。

有人说,民谣太穷,一听就是一根烟,三瓶酒。我只有一支烟了,可还要撑一夜;我只有一点爱了,可还要过一生。仿佛民谣歌手的爱情,都是:“我只能给你一间小小的阁楼,一扇朝北的窗,让你望见星斗”。没有香槟美酒,什么都没有。

民谣被捧到至高点的时候,我想大概是赵雷在歌手唱的那首《成都》,民谣第一次真正面向了全国人民,不管是真粉还是伪文艺青年都激动落泪,大喊“民谣终于要火了”。在那个阶段,文艺青年的标签彷佛是社交的标配,你要是不听民谣就out了。但是这股热潮,终究没有持续下来。

于我这种喜欢把生活过得很慢的人来说,喜欢一样东西也是慢慢的,所以一时也不会轻易放弃。喜欢民谣,因为它于我而言,是一份心安。

寥寥百十字背后往往是一场充满情节的风花雪月,民谣于我不仅仅只是耳机那头的几兆音频,而是一场又一场孤独与灵魂的相遇。

有人说马頔最好的歌不是《南山南》,而是《傲寒》。

“如果全世界都对你恶语相加

我就对你说上一世情话。”

“忘掉名字吧

我给你一个家”

我们总在别人的歌里

寻找自己的影子

也许最后

我们都会匆匆地

与这个世界潦草的和解

但是别忘记

你们也曾炽烈地相爱过

来源:筷子美文网,转载请保留出处和链接!

本文链接:http://kz7.org/post/106.html

本文标签:

<< 上一篇 下一篇 >>

  • 评论(0)
  • 赞助本站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

相关文章

网站分类

情感语录

心灵鸡汤

经典语录

散文随笔

情感语录心灵鸡汤散文随笔经典语录